办公家具
联系我们
地 址:郑州市石化路63号
电 话:18137502575
Q Q:723272800
主页 > 案例展示 > 办公家具 > 办公家具
各级党政机关一律不得以任何 形式和理由新建楼

  昆明家具行业协会秘书长吴保记:往年办公家具中政府采购约占50%、企业采购约占30%,零散订单约占10%;今年,受政策影响,政府采购急剧下滑到10%左右。、

  云南派格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段姝亦:在派格家具的客户群体中,党政机关占70%以上,但在中央厉行节约的政策背景下,今年的办公家具销售“很悲观”。今年公司同期销售额只有往年的30%左右。

  亿美居家具办公分公司总经理梁启锋坦言,政府采购方面,原本预计中可以多购买或者规格买大一点的单位,今年都把规格降了下来。“政府采购量,今年比去年下降了20%左右。”

  今年9月,有网帖汇总了江西吉安市委书记王萍出席不同场合穿戴的项链、手镯、戒指等饰品,很多人一下子联想到了2012年因在不同场合佩戴各种名表而引致下台的“表哥”杨达才,以及2013年被实名举报其和家人名下拥有16套房产的“房嫂”福建省证监局原副局长田荔琴。

  在政府官员的日常穿戴、财产公开等问题日益受到公众关注和监督的同时,许多官员开始了低调出行。

  随着腐败官员不断被拉下马,新一届领导人上台后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加大对官员的监管,不仅在官员的衣食住行上有所要求,更对官员的办公环境有所要求——2013年7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》,要求在5年内,各级党政机关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楼堂馆所,已批准但尚未开工建设的楼堂馆所项目,一律停建。通知还要求全面清理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办公用房,对超标的予以腾退。

  一边是民众的监督,一边是政策的重压,直接导致了政府机关办公家具采购量的下降,给整个家居行业带来不小的震动。面对特殊的市场情况,许多企业感叹“只要不死,就是胜利”。

  记者从昆明家具行业协会秘书长吴保记处了解到,在昆明,往年,办公家具中政府采购约占50%、企业采购约占30%,零散订单约占10%;今年,受政策影响,政府采购急剧下滑到10%左右。

  云南派格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段姝亦从事办公家具行业已有十余年,“政府要实施规定限制办公室超标,当然是好事,但是这个弯转得太急。”在派格家具的客户群体中,党政机关占70%以上,但在中央厉行节约的政策背景下,今年的办公家具销售“很悲观”。段姝亦表示,今年公司同期销售额只有往年的30%左右。这意味着,从一月份至今,每个月公司都在亏损。

  为了扭转亏损局面,公司及时根据市场情况对产品全部进行调整,原来大规格、实木框架或贴皮的大班台被缩小规格,材质上也进行了简化,改为人造板,价格相比之下就比此前便宜得多。矛盾的是,新改的产品与原本摆大件家具的展厅格格不入,尽管公司的高层们都不愿意但也不甘心,只能一边继续承受亏损,一边又要加紧投入几十万,重新装修展厅。“不装之后就会越来越被动,真是进退两难,但也没办法,除非放弃,不然还是要调整,逆流而上。遇到这样的大环境,有些小公司遭遇市场洗牌就出局了。我们现在很迷茫,不知道到年底的情况怎么样,还耐不耐得住亏损。”段姝亦说。

  内忧外患还表现在销售型公司和提成挂钩,员工业绩签不进来没有提成,生计无法保障,人员纷纷流失。派格家具去年同期共有员工32名,现在只有19人。“流失率至少占到25%。”流失集中在工作一年多、两年以内的员工,眼下超过三年以上的员工也在动摇。而公司后勤部门,对极少岗位员工进行了劝退、转岗。工厂方面,由于下单量减少,导致工厂的支持力度越来越少,甚至原本的代理权都无法得到保障——量少,工厂会不公开地发展、支持其他品牌。

  起步于办公家具的亿美居目前拥有中国西南地区规模最大、家具品种最齐全、服务配套最专业的办公家具展厅。亿美居家具办公分公司总经理梁启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坦言“肯定受到了影响”,但政府采购方面,原本预计中可以多购买或者规格买大一点的单位,今年都把规格降了下来。“政府采购量,今年比去年下降了20%左右。”好在公司通过开拓企事业单位、私营企业市场,办公家具销售总量上没有大的影响。

  在《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》出台以后,本土装饰、建材市场的情况也较为严峻。云南省室内装饰行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何建明指出,过去本土装饰、建材市场上以公共装修为主的业务,现在基本都转到了民用方面。建材行业消耗上,过去公装的市场份额占64%、民用占36%,然而今年,二者的占比却倒过来了,民用的为主,公装为辅,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今年8月份,公装在本土市场已经下降到21%。

  云南亿豪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业务以公装为主,业务来自公司和政府招投标。但今年,政府方面的公装基本没有做,业务主要转向以企业方面为主。亿豪装饰总经理张烈分析,来自政策方面的影响是其中的一个因素。他估算,目前,云南省内以公装为主的装饰公司约有几百家,基本所有的公司都涉及政府招投标,因此,政策出台对整个市场的影响还是有的。“但公装也未必绝对化,有其自己的特殊性,如果遇到好的大项目,可能一两个工程就能满足一年的消化。所以即便招投标减少,要说没有影响,也是合理的。”

  而在建材方面,吉象地板因可批量稳定生产、达到全球最高环保等级F★★★★地板,而位列政府采购材料清单地板榜首。云南金财集团吉象地板总裁赵金才表示,政府采购减少所带来的影响是有的,但对吉象地板影响不太大,政府采购比重占吉象地板云南市场销售额的10%左右,主要采购中端、中偏上一点的地板产品,今年这个份额没有多少变动,除了吉象地板的品质、品牌等因素外,也跟吉象地板产品定价适中有关。

  不得不承认,当下的市场的确已经发生了变化:过去政府采购需要的是传统、沉稳的产品,采购数量大、资金充裕,在产品设计、品质、用料上都要求较高;而企业采购,则更多考虑的是经营成本,产品选择多以实用为主,风格或现代、或跳跃,色彩要求要相对丰富,材料则多使用板木结合、板金结合以降低成本。基于这样的变化,当下,转型、调整以迎合市场需求是业内的普遍声音,也是多数企业选择的措施。

  但如何转?业内也给出了很多建议。“在当下的市场情况下,转型升级是必须的,产品一定要适合市场需求,根据市场的变化而变化,性价比则要占有一定优势。”今年,在云南家居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,吉象地板仍然能够做到逆市销售、一路飘红,赵金才结合自己的经验介绍,市场虽然艰难,但企业在产品、模式、思维上的创新更不应中断,应夯实基础,以消费者为中心之余,还应注重品质提升、品牌推广和售后服务。

  家具协会吴保记认为,在调整经营思路上,企业应从以前的重政府采购转向一般民用客户群体,此外还应围绕整个市场,向其他产业拓展,多元化发展。在市场艰难的情况下,吴保记建议企业要从管理上控制成本、从源头上节约成本,以期能够度过这个寒冬。

  同样是客户群体的转变,梁启锋的建议指向则更为明确、直观:“现在房地产产业下有很多写字楼项目需要高档、另类的产品,企业可以从产品丰富程度着手,提升客户配套服务,多派人出去做工作,在这方面好好下功夫。”另一方面,梁启锋还留意到新崛起的80后一代。“办公家具出路要做到产品的唯一性。目前,各企事业单位的采购决策权已经集中到80后的手中,80后群体极其追求自由,以自我为中心,对产品的个性化要求十足,特别对新鲜事物感兴趣,为了迎合中坚消费者的需求,企业应在式样、功能、色彩方面大胆改进,产品要做到与大众市场的差异化,才是办公家具的出路。”

  目前,派格家具已经对产品进行了调整,展厅也在装修中。不过,段姝亦也留意到,以往简洁大方、价格实惠的职员用屏风办公家具并不在政府单位采购视线内,现在,她发现,已经有少部分单位开始抛弃价格较高的实木小班台,慢慢朝屏风式办公家具转变。或许,这将会是一个好的市场契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