办公家具
联系我们
地 址:郑州市石化路63号
电 话:18137502575
Q Q:723272800
主页 > 案例展示 > 办公家具 > 办公家具
识货的公司大批量地采购它的原版

  原标题:老板椅:办公室道道 · 奢侈的太阳 Charles and Ray

  老板总是希望得到不一样的待遇,是闪耀逼人,还是维持权威,像太阳一般。所以这集就来讲下老板椅。Charles和Ray Eames夫妇的设计就被当仁不让地推了出来,他们不仅是上个世纪美国设计的大师人物,引领世纪中现代主义风潮的行进方向,还对现代化贡献颇多。他们的作品随处可见,是全世界范围内被抄袭地最严重的设计师之一,甚至可以辩论,大范围应用他们的椅子是一个国家现代化的标志之一。许多椅子变成传世的经典,也成了奢侈的标志,我认为他们对现代主义家具奢侈品化起了很大作用。

  上面这个椅子及其变种随处可见,但并不妨碍上面笼罩的光环。识货的公司大批量地采购它的原版,也不管财政支出多么高企;而它确实用途广泛,VIP可以用,会议室可以用,接待室可以用,还可以作为休闲躺椅。

  主框架是铝,是这个系列的名字,也是上世纪中叶比较新的材料。Charles和Ray Eames夫妇以应用新的材料及技术闻名,我想一部分归功于当时美国领先发达的工业。最引人注意的是横排长条皮质靠垫,使得冷硬的金属椅子能够为人舒适使用,也作为主要的美学装饰。线条优美,整体看上去非常轻松。

  所有的这些细节,都变成了被无数次拷贝模仿的对象,甚至一定程度上成了金属椅的行业标准。然而原品和仿品在精致程度和使用体验上差别巨大,令人吃惊,这就是奢侈。除了皮的,现在还可以换成高科技面料,Cygnus,跟著名Aeron椅上的Pellicle面料相似,根据使用者的轮廓进行支撑,散热性能良好。

  Charles和Ray Eames夫妇跟Herman Miller有长期合作关系,名设计师加名厂,用中国话来说就是共同成长。这是一家美国密西根的家具厂,有一百多年了,其办公家具世界闻名。Herman Miller不是创始人名字,是原来一个厂长Dirk Jan De Pree的岳父,因为买了公司51%的股份,所以把原来的厂名“密西根星星家具厂”改至此名。本集中的椅子均由其生产销售。

  轮廓上差不多,科技上却高级很多,这是一把当代的椅子。人体工学不再仅限于大体的曲线,已经细微到人不同部位的局部三维曲线,对不同的部位采用不同的支撑策略。这是有专利的,MEARS系统(medically engineered active response system),成年累月的研究成果。下面的倾斜控制装置也高级,无论身体如何挪动,椅子自动调整支撑重心。为了不过于臃肿,扶手是轻巧的悬浮形式。但对有些人而言散热是个问题。

  跟Aluminum系列比,条排金属支撑变成连块支撑,垫子加粗,更加舒适。为什么不讲皮垫连成一整块,而像这样分割开来,是为了散热,也为了定义一种现代主义的美学效果。整体结构逻辑跟Aluminum颇有相似,可把Aluminum抬举成“原型”的地位。

  名字就叫行政椅,美剧中大Boss听了半天唠叨终于转身过来,不仅揭晓背后黑手的花容月貌,还可以看到这把椅子。变成了更大的靠垫,上面的纽扣为了固定,为了使垫子形成张力提供更好的支撑感,为了视觉效果。小巧的扶手,整体有一定的拟人化。

  然后这还不够顶级,下面这个才是。只不过这样的形式已经超出了办公椅的范畴。

  星光闪耀的椅子,知名度高得可以。可以看做是Executive椅子演化过来。框架换成了胶合板,其高超的弯曲难度是Eames夫妇得以闻名的原因之一。木头纹理自然、温暖、优雅,与皮质相得益彰。靠垫更加大方,这是舒适变成了某种终极目标。

  还有机器人的既视感。Again,拟人化,造型的雕塑感,这是Eames乃至上个世纪中现代主义的特征之一。还有个故事,Bobby Fischer,美国冷战期间的象棋大师,1972年的时候在冰岛举行的国际象棋世界杯中对阵前苏联的敌手Boris Spassky,被当时的媒体过分关注,说是美苏两国争霸的缩影。Fischer他用的是这把椅子,据说Spassky看了后羡慕不已,立刻要求订一把一样的椅子运至雷未雅未克。Fischer赢了比赛,大家再次觉得,西方制度真是好。

  如果你是很有名的设计师,作品都不用特意命名,直接拿本人名字冠上去就可以,简单有效,就算你不愿这么做零售商也会这么做的。这躺椅逻辑还是一样的,金属架构支撑,皮垫堆砌保证舒适度,金属架构的雕塑线条和靠垫的几何形状构成主要装饰,相互呼应。你看这些靠垫是矩形的重复,是想说结构本身就构成了装饰的全部。强烈的工业感,放平了就是一张病床,事实上这把椅子就是要庆祝理性高效的工业美学。钢架为了支撑平衡做了改动,几何线条效果更好。人可以很放松舒适的睡在上面,但事实上只是躺在冰冷的铁架上而已,这是激烈的反差。

  自作品诞生之日起,Eames夫妇的家具就不断被高尚化、奢侈化,变成了上流社会精英的专选。

  前面Soft Pad系列椅子的衍生。皮垫、木板、钢架三层质感对比,这个腿的线条被设计得相当稳固,甚至有欣赏交错几何线条的意味。

  同样的思路,外表低调了许多,更年轻化。类似的结构和细节被后世无数次翻炒,差点成为“现代化”的标志物,更好的例子是下面这个。

  是的,由芝加哥O’Hare机场在1962年率先使用,可以看到设计师是如何改变世界的,再次向Eames夫妇致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