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地 址:郑州市石化路63号
电 话:18137502575
Q Q:723272800
主页 > 产品中心 > 办公家具新闻 > 办公家具新闻
此处需强调三个观点

  今日(11月15日),有小蓝单车员工在某职场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,小蓝单车宣布解散,拖欠员工工资至2018年2月10日。

  小蓝单车HR昨天开始已在朋友圈卖办公家具,“95成新办公家具,时尚简约,出手转让。”

  此外,李刚的另一家公司,与小蓝单车一起办公的野兽骑行,除了高管外,其余员工全部遣散(劝退)。

  还有员工透露,昨天离职时人太多,让今天去签协议,但是今天供应商又去公司闹事了,通知今天都在家。

  据悉,小蓝单车还有供应商货款未结。而CEO李刚一直在国外,迟迟不肯露面,也没有发布任何消息。

  媒体报道称,小蓝单车的公关人员已经离职,Bianews向小蓝单车的O字辈高管求证,未获得回复,内部员工则称其早已离职。

  今年3月22日,小蓝单车推出了半年特权卡,费用为199元,只要在有效期内6天有骑行记录且未退押金,180天后即可全额返现。

  9月末,特权卡进入返现期,但有不少网友表示小蓝单车突然强制升至全年特权卡,将用户提现时间推迟半年。此事件发生后,网友的投诉声逐渐掀起。

  更早时,《成都商报》曾报道,小蓝单车位于航天科技000901股吧)大厦侠客岛共享办公航天岛的办公室里已经很多天没有人上班了,3个维修点已经有2个撤离,维修师傅几个月没有发出工资了。

  10月20日,小蓝单车曾发布公告称,用户于2017年10月30日之前申请的退款,将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。

  但到了11月中旬,小蓝单车承诺的退款期限已过,却有不少网友反映并未收到退款。现在投诉还在上升中。

  今日,创业邦记者来到小蓝单车位于北京市的总部,在现场看到小蓝单车公司内部已经人去楼空,仅剩部分技术人员,面对记者的问题,技术人员表示不方便回答。

  第一梯队的摩拜与ofo身后分别有腾讯、阿里、滴滴这样的资本与流量平台,并且早已开启了出海进程。无法成为前两名的后果就是很难找到接盘者投注于此。 此处需强调三个观点。

  第一,强调一个互联网企业的一般规律:第一名与第二名之间、第二名与其余竞争对手之间市场份额绝不是小幅度递减的。“行业基本只容得下第一名和第二名,结局还往往是他们停止烧钱,最后合并。”一位CEO曾经对我说。此处可以横比滴滴和Uber。

  第二,说回到单车这门生意本身。不论从产品、成本、供应链、投放量及订单量看,众多后发者对于摩拜和ofo都没有任何颠覆式的创新,也没有显著优势可言。

  第三,先发优势是重要的。因为后发者相较于摩拜与ofo来说,还面临着获取新用户的压力。不同于其他APP,单车用户的迁移成本并不仅是再多下载一个软件那么简单,还需要缴纳押金、充值等费用。 而为了弥补资金短缺,小蓝单车还尝试从B端变现,寻找合适的广告主。

  今年5月,小蓝单车曾经推出一款自带屏幕的自行车——bluegogo Pro 2。最大的亮点是车把上放置了一块7.9寸屏幕。CEO李刚对这块屏幕寄予厚望,他认为这块小小的屏幕可以成为类似分众广告的变现渠道:为用户提供吃喝玩乐服务入口。

  但小蓝单车从不在意成本。其批量车型不断尝试三级变速、无级调整+减震车座,甚至碳纤维车身、带导航的电子屏(后两个未能面世)。

  “用户关心什么?车子好不好骑。市场关心什么?六个月后还能不能骑。”他预测,随着7、8月雨季到来,铁车架产品损毁率会变高,小蓝优势渐现。此外,他曾坚持小蓝“一定要死守一线城市”,只有核心战场才能证明价值。

  不幸的是,8月迎来的并不是雨季和友商退败,而是共享单车《指导意见》颁布。其赋予大城市限量的权力,导致小玩家再无反超机会,钱只能用于升级、出海和转战二三线。

  曾跻身第三的小蓝,不幸走了单车价值高、总体数量少的路线,且之前全力布局一线城市,却不能冲击摩拜和ofo(易观统计,其app启动数不足摩拜1/10),完全失去战略价值。

  可以说,李刚的核心判断无一应验。他曾判断摩拜太重、ofo太劣质,但都不足以给友商致命一击。他也没意识到,共享单车一定会与其他出行环节,如共享电单、共享汽车、网约车短兵相接,而摩拜和ofo自去年9月滴滴入局就在准备。

  如果说李刚做对了什么,那就是继承野兽骑行“体验第一”的思路,短暂提供了“用户喜欢骑的共享单车”,并拿下“良心单车的称号”。

  小蓝之死,大概是理想化+产品思维的创业,面对运营思维+成熟模式+大战略的失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