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地 址:郑州市石化路63号
电 话:18137502575
Q Q:723272800
主页 > 新闻动态 > 新闻动态

他的资金一下子非常短缺

2018-08-27 23:53  点击数:    admin

  东南网6月8日讯(海峡导报记者孙春燕/文常海军/图)5元钱租一部手机,10元钱租一部婴儿车,20元钱租一架无人机,30元租一套衣服首饰……从数码产品到衣服首饰、玩具家具,花费两三千元就可以过得像月入三五万元般有底气,相比天长地久的拥有,及时行乐时能用到,更具吸引力。

  今年6月6日,是信用日的第4年,从第一年的无人超市实验,到现在“信用”无处不在,世界正因为“信用”变得更加不同:有些东西没了,比如押金,不少租赁领域免押金了;有的出现了,比如无人超市。信用经济正如破土萌芽,茁壮成长。

  “我的芝麻信用有700多分,属于信用极好的人,因为这个信用,我在支付宝上可以免押金骑ofo小黄车、哈罗单车和优拜等各种单车,既方便又省钱。”灵灵说,芝麻信用分越高,能租赁的服务就越多,为此她省了老大一笔钱呢。

  灵灵给导报记者算了一笔账,因为芝麻信用,她免押租书省押金149元、租包省押金1万元、租单车省押金199元、租美颜手机免押3000元、租充电宝免押99元、租衣服免押300元,还有租房免押2200元,信用租赁的方式,累计为她减免押金15947元。

  灵灵说,看不见、摸不着的个人信用,正在逐步“变现”,成为他们的“第二张名片”,凭借信用可以实现“以租代买”,所以她会更加爱惜自己的个人信用。

  说起90后的王特,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“很会玩”,手机常常换、游戏机花样不断,偶尔还能弄个家庭影院,俨然一个潮流达人。

  殊不知,他手里那些羡煞旁人的设备,很多并不是他自己的,都是租来的,而且不用付押金。

  “很小的时候,爸爸就告诉我要保护好自己的信用,现在终于知道这句话的真谛了。”王特说,有一次在支付宝上发现了“租生活”平台,从小孩玩具到机器设备都能租,不管月收入多少钱,都能过出自己想要的样子,而这好像为他打开了人生的“另一扇门”。

  王特坦言,租VR设备免押4399元,租电脑免押8000元,租游戏机、耳机、手机又免押将近13000元,加上那次租家庭影院免押6000元,他已经靠信用“赚”了3万多元,关键是这给了他“空手套白狼”,体验新设备、享受新生活的机会。

  都说创业就是烧钱,不光是项目要投钱,那些“面子”上的东西同样要钱。不过,和大多数创业者不同,80后创业者陈光,找到了一条省钱之道。

  一切要从一年前说起,说好了一起创业的合伙人,临门一脚时“掉链子”,他的资金一下子非常短缺,有天烦闷玩手机,他无意间发现了支付宝芝麻信用中的信用新生活,所有的一切迎刃而解了。

  陈光还记得,信用新生活的“全部”菜单里,各种租赁商家应有尽有,而且凭他的芝麻信用还能免押金,一下子就把创业的摊子支起来了,投影仪、办公场地、秒速时时彩官网投注打印设备、办公桌椅、办公电脑、咖啡机等等,比如租一部i-PhoneX,0首付、免押金,每月388元租金,租期12个月,在租赁到期后,用户可归还、续租或支付尾款“买断”手机。

  如今,“租”成了陈光生活的一部分,当爸爸后,他租了早教机、婴儿车,还租过玩具,都是免押金;搬了新房子,他免押租了空气净化器;想买新款净水器和吸尘器,他先免押租了一个回来试试,老婆觉得不错才出手购买。

  依托于信用的万物可租新时代,真的来临了,而越来越被重视的信用,成了最好的助推剂。“以前,为了解决租赁风险高、易惹纠纷等问题,押金是唯一手段,而这也吓退了很多潜在用户。但是,信用的介入,让一部分租赁开始免除押金,大幅度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。因为降低了门槛,租赁商家的新用户平均增长超50%以上”。

  由于租物过于贵重,“机蜜”曾要求客户用大额押金作保,但引入芝麻信用提供的信用免押租赁服务后,一年时间交易量翻了50倍,坏账率却只有千分之三。在iPhoneX首发前夜,“机蜜”的免押租赁订单爆棚,iPhoneX上线万。

  探物的后台数据也显示,通过信用免押金,降低了体验门槛,加速周转同时也大幅降低了空置时间,相比接入芝麻信用前64%的用户留存时间,信用提升的这16%用户时间直接带来营收增长22%。

  截至去年年底,芝麻信用免押金信用服务已经覆盖全国381个城市(含县级市),免押金信用服务场景已扩展至租房、民宿、租车、共享单车、便民服务、数码设备、服装等10余个行业。

  蚂蚁金服高管认为,“信用+”将是下一个十年的商业红利,“我们希望芝麻信用能助力蚂蚁金服形成整个信用+的生态,在这个生态中,不仅信用会赋能,整个蚂蚁金服开放平台的能力都会为最后形成信用红利而赋能”。

  和大多数“租客”一样,厦大学生李子辰,最近也爱上了“租生活”。李子辰说,他是喜欢摄影,可是买不起单反,幸亏支付宝上的信用新生活帮他解决了问题,“30多块钱就能租到机子,我打算暑假租个无人机过过瘾”。

  李鸿,正是从事着95后欢迎的事业——探物平台,“人们并不是要去拥有这些产品,只是在需要时使用而已”。李鸿说,希望更多人能够以低成本的方案满足需要,所以创办了这个平台,向有需要的人出租各种新奇特设备。

  如今,在没有任何融资情况下,探物这家迄今只有21人的公司,融资估值超过了5000万元。平台上,gopro和无人机这类出游装备最受追捧,出租时间与“空闲+物流”时间的比例高达4誜1,这意味着产品80%的时间在用户手上。

  显而易见,租赁这个古老的市场,在共享经济的浪潮下,正呈现新风口的趋势。根据外部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6月,租赁品类发展最为成熟的单车用户接近1.06亿。若是以单车为标杆,仅从覆盖用户量来看,汽车、数码、家电、手机等品类租赁都有可能获得过亿用户量,其他品类的用户也应该至少是千万级。

  毋庸置疑,“租生活”在年轻人当中正越来越火。可是,究竟是哪些人在选择“租生活”?谁正在过着“租”来的生活?他们又喜欢租什么?

  根据蚂蚁金服统计,有73%的用户对租赁持开放态度,其中一、二线城市人们更乐于接受租赁;他们大多是95后、高学历、未婚无房的年轻人,大多是学生和白领;他们普遍喜欢尝试新鲜事物,紧跟潮流时尚;而且在选择租赁的用户中,女性居多。

  创办于2015年的智能终端租赁平台“机蜜”,主要从事手机、无人机、特斯拉等智能硬件租赁服务,近期成功获得6600万元融资,平台用户“画像”显示,“不愁吃穿”的90后是主要客群,20到30岁的用户占比超过50%。

  大数据还告诉我们,他们偏爱的产品中,第一类是高价值产品,比如汽车、手机、家电、数码,这类商品入手成本高,贬值快,而且租赁是一种体验,为购买做准备,避免冲动消费。很多消费者表示“租来用了觉得不错,有可能就去买了”。

  同时,他们喜欢的是户外场景产品,比如共享单车、户外用品,前者因为租借成本低,后者使用频率低;还有就是生活类用品,比如图书、充电宝、服饰、婴幼儿用品等,这里大概就是女性用户的聚集地了。